• 所在位置:首頁 > 廉韻清風 > 理論視野 > 正文

    疫情改變不了我國經濟長期向好的趨勢

    我國經濟長期向好的趨勢不會改變,這一判斷由經濟發展的客觀規律所決定。我國有經濟發展歷史積淀的底氣支撐、有抵御沖擊的能力維持、有空前巨大的韌性保障,疫情不能亦改變不了我國經濟長期向好的趨勢。

    經濟長期向好根植于厚重的歷史積淀

    疫情撼動不了經濟發展的穩固根基。新中國成立70多年來,中國從一個極度貧困的低收入國家躍升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世界第一制造業大國,建立了完善完備的工業體系與基礎設施,綜合國力和經濟實力大大增強。2019年中國國內的生產總值已近100萬億元,創新驅動力、科技創新力正在實現質的飛躍,新的市場增長點正加快孕育并不斷破繭而出,對經濟發展的支撐引領能力顯著增強。當前疫情雖給經濟運行帶來下行壓力,但中國經濟的深沉根脈有中國人民實干興邦的精氣神所涵養,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中國的今天,是中國人民干出來的!”短期的疫情襲擾不了中國人民的恒勁與拼勁,掏空不了物質積累的雄厚“家底”和長期的經濟“蓄力”,沖擊不了我國經濟發展的穩固根脈,經濟發展具備持續向好的基礎,經濟長期向好的基本面不會改變。

    疫情破壞不了經濟發展的穩定結構。隨著經濟全球化發展以及我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進,我國的經濟形勢與經濟結構發生極大的變化,經濟的中高速增長仍讓中國居世界前茅,也使發展風險有所降低,并為產業結構轉型、社會和諧穩定發展奠定基礎。我國經濟發展坐擁諸多優勢,環環相扣的完整產業體系、欣欣向榮的國內市場、豐富龐大的人力資本和優質高效的人才資源,奠定了經濟發展結構的穩定基礎。我國經濟發展注重發揮資源稟賦優勢,經濟發展的區域結構和空間布局日益優化,實現了京津冀、長江經濟帶、長三角一體化等區域經濟協同發展,經濟發展的協調性及可持續性不斷增強。當前,受疫情影響,經濟發展的產業結構受到一定程度的沖擊,但一些新型業態和新型經濟行業出現增長,修補了經濟結構中的不穩定性漏洞,有助實現產業結構的現代化。總體上看,疫情的沖擊不足以破壞我國穩定的經濟結構,經濟發展既定的發展方向不會改變。

    疫情阻擋不了經濟發展的平穩慣性。從高鐵到機場的在建及新建項目,從保護長江到保護黃河的系列規劃,從深地挖掘到天上探索,從經濟制度體系不斷完善到“一帶一路”深度推進等,已有投資已在產生效益,后續還會隨慣性持續產生效益。人們對美好生活向往而帶來的消費升級促進消費的規模、結構、理念和方式等方面發生巨大變化,我國經濟進入內需和消費起主導作用的新階段,并實現了由低質供需平衡向高質供需平衡躍升,內需的擴大成為經濟穩中向好的壓艙石,這種促進經濟增長的慣性還會保持相當長的時期。依靠制度體系和治理能力推進技術進步帶來更新升級已經成為經濟的增長點,這種向前的慣性力量已經生成,也將隨著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穩健向前。

    經濟長期向好經得住嚴峻的現實考驗

    疫情對經濟發展的影響是外生而非內生的。疫情對經濟的影響主要體現在經濟增長速度上的快與慢,經濟增長體量上的多與少,但沒有創傷和改變經濟發展長期穩定的要素與向好趨勢的實質。困于疫情,全民宅家的“戰時”狀態代替了春節的消費高潮;交通限制放緩了企業復工復產的步伐;供給不足與貿易保護主義的疊加動搖了對外經濟活動的平衡。疫情雖挫傷了拉動經濟的三駕馬車,但隨著“科學防治、精準施策、分區分級”的落實,抗擊疫情與維穩經濟并駕齊驅,實體購物和旅游斷層有線上經濟的彌補,中小企業的經營困難有政府惠企利民財政的支持。因此,疫情之于經濟發展的沖擊只是量的變化而非質的改變,是外生性的沖擊而非內生性的摧毀,悲觀預期不可取。

    疫情對經濟發展的影響是暫時而非長期的。中國經濟發展的成就是久經磨難后沉淀的碩果,雖遭疫情蠶食,但影響只是疫情“戰時”的“暫時”,一朝一夕之力不足為懼,這由中國經濟發展的持久內生動力所決定。從短期來看,中國經濟遭遇下行壓力,服務業受到較大影響,商業零售業面臨生存困境,工業、建筑業等也有所波及;從長期來看,經濟發展的動力沒有消失而只是延期釋放,隨著全國陸續復工復產,疫情的破壞力會逐步減弱,經濟將會呈現反彈性“V型”增長,重回向好發展的健康軌道。同時,危與機同生,疫情雖暴露出目前中國經濟存在的短板和弱項,但也孕育著未來經濟快速發展的新生長點。因此,不囿于經濟的短期波動,不困于一時的得失,積極應對挑戰和找尋機遇,用長遠的眼光看待疫情方事不難為。

    疫情對經濟發展的影響是局部而非整體的。疫情對經濟發展有驟然沖擊,但不宜過分夸大,需保持理性來審度,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越是在這個時候,越要用全面、辨證、長遠的眼光看待我國發展,越要增強信心、堅定信心。”中國經濟是一片大海,疫情則是突如其來的風浪,無力左右大局,也無法動搖根本。基于產業維度,疫情對不同行業的影響具有差異性,餐飲業、旅游業、交通運輸業等遭受直接損失,但醫療衛生業、網絡服務業等新型產業轉型升級,具有升溫態勢或呈現逆勢增長,整個行業此消彼長,中國經濟整體框架仍安如磐石。基于空間維度,隨著疫情非重點區域的“復工潮”,借憑中國經濟強大的自我修復能力,我國經濟發展將很快掙脫疫情的束縛。因此要透過“切面”看“全面”,放眼遠觀,2020年的中國總體經濟雖“低開”,但依然迸發著“高走”之勢。

    經濟長期向好源自潛在的發展韌性

    優勢就是信心,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制度優勢正在持續轉化。在疫情防控工作中,黨的集中統一領導、集中力量辦大事、緊緊依靠人民推動國家發展等顯著優勢正在疫情防控戰中得以彰顯、檢驗和轉化,強大的政治號召力、組織動員力及資源整合力得到充分發揮。在黨中央的集中統一領導下,堅持全國一盤棋,堅持為了群眾,依靠群眾,從統籌兼顧到精準施策,從保住“米袋子”“菜籃子”到有序推進復工復產,從加強公共衛生治理到通暢人財物流通渠道,從支持疫情防控相關技術研發到保障疫情防控相關人群的就業,建立起了與疫情防控相適應的經濟社會運行秩序,有效防止了“次生災害”的產生,大大縮短了經濟發展的陣痛期,國家治理效能以及疫情防控的成效正在持續生成。放眼國際,海外媒體也為中國的制度優勢在疫情防控中的轉化投來信任票。世界衛生組織積極評價中國抗疫努力:“已經做到了自己能做到的最好”。有國內的制度優勢,有國際社會的守望相助,這場戰“疫”終將大獲全勝。

    韌性即是動能,我國經濟發展的潛力尚未實現完全釋放。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新冠肺炎疫情雖然給經濟運行帶來明顯影響,但我國經濟有巨大的韌性和潛力,長期向好的趨勢不會改變。”疫情暫時性地抑制了經濟發展能量的釋放,但阻隔不了我國經濟發展空間大、韌性強、回旋余地大的經濟發展態勢。我國經濟發展具有中國制造向中國智造的核心優勢,創新的動力和潛力空間巨大;城鎮化、農業現代化的潛力尚未完全挖掘,鄉村振興的能量未實現有效釋放;城鄉區域發展不平衡隱藏著廣闊的發展空間;中等收入群體擴大中蘊含著巨大的消費升級需求;因疫情而引爆的“宅經濟”“云經濟”,催生了新的經濟業態與產業群,加快了新興消費潛力的有效回補。同時在疫情期間政策工具的運用對疫情影響嚴重的行業加大了幫扶政策,政策“大禮包”持續派發,減稅降費、穩崗補貼,恢復了斷裂的資金鏈和資金流,維護了經濟發展的持續韌勁。疫情期間積聚的發展潛力將會得到集中迸發,疫情后經濟發展的韌性和潛力將會發揮疊加溢出效應,進而化危為機,轉危為安。

    壓力亦是動力,開放型經濟建設將會紓解經濟發展的內部壓力。我國在經濟發展上注重統籌利用國內國際兩個市場和資源,與世界經濟相通相進,負面清單將會持續縮減。基于國際來看,我國注重把握經濟脈動,堅持立己達人、共謀發展,在經濟建設和發展上摒棄“閉門造車”,注重“同舟共濟”,主動參與全球經濟治理,積極融入世界經濟圈,著力建設更高層次的開放型經濟,堅持倡導“一帶一路”,構建開放型亞太經濟,不斷擴大國際貿易“朋友圈”,開拓新的貿易市場,引導經濟全球化朝著開放普惠的方向前進,使我國經濟發展具備壓力釋放的巨大空間;基于國內來說,我國是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和世界工廠,是世界的運輸、文化和旅游市場,具備吸引外資、出口便利和超大市場規模等優勢,不斷創造了具有吸引力的營商投資環境,穩住了經濟發展的基本盤,14億人口的大市場正在成為世界經濟增長的活力源頭,國內資源與國際經濟的互動效應明顯增強,為世界經濟增長帶來更多正面外溢效應。

    中國經濟蹄疾步穩,前景可期,疫情只是風浪,擋不住中國經濟大海的奔騰之勢。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中國經濟是一片大海,而不是一個小池塘。大海有風平浪靜之時,也有風狂雨驟之時。沒有風狂雨驟,那就不是大海了。狂風驟雨可以掀翻小池塘,但不能掀翻大海。經歷了無數次狂風驟雨,大海依舊在那兒!”試看未來,中國經濟發展將會用厚重的歷史積淀變下行壓力為上升動力、用顯著的制度優勢彌補發展劣勢、用經濟發展的韌性抵擋唱衰論調的“任性”。我國經濟發展長期向好的趨勢不會改變,現在正在證明且將繼續證明這一科學結論。(劉呂紅)

    在线aav片线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